阿撸

QQ号:577447672

【中長篇】鬼王(黑埼玉X黑傑諾斯) 第七十九章

太太太太太太!阿奇太太!

阿奇有點強:

第七十九章


 


   「你在我身边的话,我就放心了,这次去可以待久些。」


   「咦?你之前都频繁往返吗……?」


   「是啊,你不晓得吗?」


    鬼王笑着说,戏谑的用手指刮过杰诺斯的鼻梁。


 


    艳阳高照,带着盐味的海风冲散了港边的暑气,海面映照着刺眼的日光,几艘渔船悠闲的随着浪头载浮载沉。杰诺斯跟在鬼王身边,新奇的用全身肌肤体验着炎热和凉爽,感到十分舒服的深吸了一口气。


   「一趟来回时间也不短欸……为什么要这么频繁?」


   「当然是为了回来看你啊。」


    杰诺斯听到后心上一紧,差点在凹凸不平的沙地上摔跤。鬼王利落的拉着他让重心稳住,杰诺斯才正要开口,便感觉到有陌生的视线从前方投来。


 


   「……毒酒,大热天的辛苦你了。」


   「谢谢您,本来这就是我的工作、鬼王……大人。」


    鬼王热切的向刚从船舱出来的毒酒打招呼,而显然是对于杰诺斯感到不满和困惑,毒酒回话的音节因为分心而拉长一拍。


   「船都没问题吗?」


   「没问题!我刚刚都检查完毕了,鬼王大人对设备可以安心。」


    


    杰诺斯像是在忍耐般的半憋着气,将视线放在远方的海平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想跟对方说话的念头。


   「哈哈哈,你们俩的感情可真差啊。」


    鬼王来回看了几眼便大声笑着说,对两人间尴尬的氛围感到相当有趣。


   「有什么好笑……」


    杰诺斯小声嘟囔着,但内心也知道是自己理亏,很快便停止了抱怨。


 


   「啊、鬼王大人,我们就只是不太熟而已……没事!」


    毒酒干巴巴的陪着笑脸;鬼王虽然同样笑着,但看来并不想随意被打发。


 


   「毒酒,你当初和火瓦在公开场合侮辱了杰诺斯,之后又私下找杰诺斯的麻烦……然后杰诺斯,理论上是正当防卫,但却下手太重,应该判断为防卫过当。」


鬼王清晰而客观的说道,边笑边拍了拍杰诺斯的肩膀,杰诺斯则一脸不情愿的别开了头。


   


   「鬼王大人说的是……当初因为怀疑他是刺客,所以才想先给个下马威……错在我身上,等鬼王大人方便时我再登门道歉、也一定会带着赔礼。」


    毒酒识相的连忙解释道,深知杰诺斯与鬼王的关系非比寻常,要是不好好道歉肯定会演变成疙瘩。


 


   「嘿,这不是猜得挺准的吗?」


    鬼王悄声贴在杰诺斯耳边笑着说,也不顾杰诺斯的反应便又抬起了头。


   「那么之后就等着你来了!到时候我也会让杰诺斯向你道歉的,错多少就用上多少诚意。」


   「欸欸!?」


    杰诺斯不满的发出了抗议声,然而鬼王一点也不介意被打断,从容的拉起他走上甲板,与毒酒错身而过。


 


   「要是把杰诺斯宠坏了,也是我的失职。这几天港边的巡逻就交给你和乌金了,注意安全。」


   「啊是、鬼王大人请放心,一路平安!」


    为了避免失礼,毒酒先是弯腰鞠了躬,之后才退到安全距离以外,带着松一口气的表情离去。


 


   「……才不是我的错。」    


   「虽然我说过不会干涉决斗的死伤,但是那一次并不是决斗场合。再说了,你们实力相差太悬殊,要是我不制止,他可能真的会被你伤成残废,或者被你杀死。」


    埼玉换上了比较严肃的态度,也带着许责备之意。


   「我本来就是杀手啊,那种情况……!」


   「你得学着收敛。」


    与杰诺斯一同走向控制室,埼玉说完后便站在他身旁看着他设定航行路线,双方短暂的陷入一阵沉默。


 


   「那时候……我没有想过可能像你说的、这么严重……」


   「嗯,我明白。」


   「对不起,我只是很不甘心而已……」


    杰诺斯轻声道歉,真诚的看着鬼王。


   「毒酒叫我洋娃娃的语气,跟以前那些嫖客给我的感觉很像……不过,如果是强弩和你说了同样的词,我不会觉得反感。」


   「……那男人的最大毛病就是轻浮,你要是介意就躲开他。」


 


    鬼王表示理解的说着,倾向前啄了杰诺斯一吻。


   「或者,不叫你洋娃娃,叫你小刺客好了?」


   「还不是一样瞧不起我……」


    杰诺斯皱起眉埋怨,语气却像在撒娇。


   「那……杰诺斯大人?」


   「才不要!我哪有这么伟大!」


 


    见杰诺斯困窘的胀红了脸,鬼王笑了起来,用手拨乱杰诺斯的黑发,牵着他一同走向舱房。


   


※                               ※                                ※


 


    航行到联邦大陆的时间约为二十二小时,两人在早晨抵达了对外港。即使鬼王没有说出口,但杰诺斯仍能从举动中感觉到他刻意保持着低调。

   「是鬼王大人……」


   「那是本尊吗?」


   「……别太靠近他,那男人很危险。」


    在下甲板时鬼王始终保持着沉默,但港口上忙碌穿梭的商贾与卸货工人们却频频交换着窃窃私语。为了避免伤人,鬼王习惯性的拉远了距离,而夹杂着害怕、好奇与敬畏的眼光仍是不断投来。


 


   「跟在鬼岛上的感觉差好多啊……」


   「嗯,毕竟我跟这边的人们没有太多交集,只能算是个外来者……或是怪物。」


    杰诺斯紧跟在鬼王身边,思考着鬼王话语中的意思。


   「但是……你会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好吧?他们往后一定会对你改观,而且随着时间过去,鬼袭事件会慢慢被淡忘……」


   「……我想是不会的。来吧。」


   「哇啊!」


    


    鬼王猛的拉起杰诺斯闪进了窄巷,才刚说完便一把抱起他瞬移到了空中,速度之快,连在附近活动的一般民众也来不及发现异状。


   「你……你就不能先打声招呼吗!?」


   「我看你在想些严肃的问题……要是打断你就不好了。」


   「不要乱找借口啦!」


    杰诺斯气急败坏的抗议道,而鬼王则满脸笑意,对于作弄杰诺斯乐在其中。


 


   「即使再经过几十年,仇恨也依然会存在。」


   「是吗……?」


 


    鬼王抱着杰诺斯飞向了前联邦国的总部,现在已更名为东联邦。在看到建筑物的那一刻,杰诺斯因为熟悉的格局而绷紧了神经,忍不住往鬼王的胸口靠了靠。


   「怎么了?」


   「没事,有点紧张而已。就觉得……好像主人也在里面。」


   


    埼玉轻盈的降落在屋顶上,为杰诺斯拍去沙尘。


   「就算他真的在,我也会保护你;别怕。」


   「……嗯。」


    杰诺斯抬头迎向鬼王的视线。感觉自己受到对方宠爱,他不禁微微一笑。


 


   「我等下忙着开会,要是你无聊可以四处逛一逛。这附近你应该很熟悉?」


   「没什么好逛的,到处都是废墟,连地下街道也是……但你不用操心,努力工作吧。」


    鬼王听了便露出笑容,很感谢杰诺斯话语中的体贴。


 


   「先跟我来,我带你看一下休息的地方,顺便让底下的人认识你。」


   「底下的人……?不用吧、我跟他们也没什么关系……」


   「要是我们同进同出,至少要让部下知道你是什么身分。」


   「咦?!」


 


    府邸内也依然是杰诺斯熟知的结构,但是气氛却与他所经历过的截然不同。走廊上能够听见守卫聊天的声音,来往的政府官员虽然都着正装,言谈和神情间却是一派轻松。杰诺斯东张西望着,尽是看到生疏的面孔,忍不住暗自松了一口气。


 


   「鬼王大人。」


    一看见有官员向埼玉脱帽致意,杰诺斯便连忙躲到他的身后。


   「早安,麻烦帮我跟其他人说我晚点到。」


   「没问题,那么旁边这位是……?」


   「这位是杰诺斯,是我的恋人。」


    从对方脸上的表情可以看见掩饰不了的惊愕,杰诺斯感觉自己羞窘的几乎要蒸发了,但埼玉却很从容,一点也不介意对方的反应。


 


   「就这样了,以后也有劳你多照顾他。」


    杰诺斯因为太尴尬而一个字都挤不出来,之后便被鬼王头也不回的拉着往前走。


   「你……你吓到人了啦!」


   「嗯?怎么说?」


   「谁会想到恋人是同性啊!而且你还这么大方的把我带进来,这样真的好吗……?」   


    鬼王笑了笑,一脸不在乎的模样。


   「越多人知道我们的关系,越少人敢动你,我倒希望整个国家都知道这件事呢。」


   「呃……不要啦,这样别人对你的评价会下降啊!」


   「不管评价如何,我还是喜欢你,也还是希望你能成为我的伴侣。」


 


    杰诺斯害臊的移开了视线,由于鬼王的告白太突然,他甚至来不及做好心理准备,只能扭捏的、不知所措的跟在对方身后。  


   「但是……要是阻碍你工作的话怎么办……?」


   「不会的,我很高兴能带你来。」


    穿过长廊,鬼王带杰诺斯来到之前的总办公室。虽然门被换新了,但与记忆中相去不远的情景仍让杰诺斯感到畏缩。


   「这也是主人工作的地方……」


   「内部已经重新装潢过了。要是你不喜欢的话,我们再想办法?」


 


    鬼王边说边推开了门,而杰诺斯一看见办公室内部便愣住了。办公室打通了隔间,看起来比之前更加宽敞,黑色的大理石地板闪耀着纯粹的光泽,地毯和窗廉却选用了柔软亲和的米白色。原本的枪械收藏换成了油画与盆栽,甚至窗边还放着迷你喷水池。除此之外,对杰诺斯别具意义的,则是室内弥漫的檀木香气……那是鬼王放在卧房里的熏香,也是身上常常伴随着的香味。


 


   「……好香。」


    比起办公室,杰诺斯认为这里的舒适程度更像是鬼王的卧室和静养房,也因此而感到分外亲切。
   「这后面是卧房,来吧。」


    


    过去主人的卧室也同样与办公室相连,杰诺斯对卧房的恐惧更甚于其他任何地方。在埼玉正要转开门把的那一刻,杰诺斯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


   「我……我不想看卧房。」


    鬼王侧过身来望着杰诺斯,之后陷入了沉默。


   「我也……不想进去、请不要让我进去……」


 


   「……抱歉,是我没注意到你的心情。」


    埼玉温柔的搂住了杰诺斯,来回抚摸他的背脊,试着让他的情绪缓和。


   「里面、有一道暗门……那道门会通往关奴隶的地牢……!」


    回想起了有如人间炼狱般的场景,杰诺斯边颤抖边急促的喘着气,泪水慢慢渗出了眼角。


   「我知道……没事的,那些孩子已经都获救了,我会保护他们。」


 


   「……全部都、没事了吗?」


   「嗯,没事了,他们现在很安全。」


    杰诺斯短暂的停止了泣诉,似乎从鬼王的保证中得到些许安慰。


   「里面还能通到其他地方……接客的房间、还有惩罚用的房间……」


   「那些房间都被我破坏了,再也不会使用。」


   「嗯……」


 


    杰诺斯疲惫的擦去眼泪,逼迫自己专注在鬼王的嗓音和体温上,竭力避免想起太过骇人的回忆。


   「如果都没事了……你愿意进去看看吗?」


    鬼王放轻了语调,仍然紧紧抱着杰诺斯。


   「……嗯。」


   「对不起,当时急着开始办公,所以这段时间改建的幅度很小,没想到会让你想起这么多可怕的事。」


   「没关系,我不要紧……」    


    鬼王温柔的报以微笑,之后转开门把,缓缓牵着杰诺斯走进卧房。


 


    正如鬼王所说,过去的暗门改成了实心墙壁,被一整排厚重的落地书柜阻隔着。墙面的壁纸印着花草图案,深黑色的地毯与白色大理石地面恰巧与办公室的设计相反,一旁靠在窗边的酒红色沙发看起来既典雅又别致。卧房内占地最大的肯定是中央的双人床了,夜黑色的挑高床幔与米白的天鹅绒被形成对比,柔软蓬松的质感看上去十分吸引人。


 


   「这里的配置跟我在城堡的卧房一样,希望能让你习惯。」


   「嗯……这张床、看起来也很舒服……」


    杰诺斯勉强自己露出笑容,不想再给对方添加困扰。但是的确,由于设计相仿的缘故,让杰诺斯产生了回到家的错觉,好像自己仍然待在鬼岛的城堡里,一出门就能踏上温暖热闹的鬼城市集。


 


    回到家……?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间把那里当成家了吗?


 


   「你还是出去走走吧,一个人待在这里不太好。」


    杰诺斯明白鬼王的意思。即使经过了改建,他内心的恐惧也并没有完全消失;要是能够选择,他绝对不想一个人睡在这里。


   「好……你不用担心我啦,真的。」


    虽然杰诺斯这么说,鬼王还是放心不下的把他一路送到了大门口。


 


   「我很快就回来陪你……路上小心。」


   「嗯嗯,工作加油喔。」


    不顾一旁守卫的视线,鬼王倾向前将杰诺斯抱了个满怀,简单交代了几句后才匆匆赶去开会。杰诺斯目送着对方,直到看不见鬼王的身影为止。


 


    即使身在祖国,杰诺斯仍然觉得自己是个陌生人;而虽然鬼城的氛围既包容又和乐,他也依旧会感到格格不入。真正能给他熟悉感和安定感的,不是联邦也不是鬼城,而是埼玉这个人――因为他对自己抱持着深刻的爱意。


    要是自己也能让鬼王有被爱的感觉就好了……杰诺斯一边陷入愣忡的想着,一边踩着碎石子往地下通道的入口前进。



评论

热度(17)

  1. 阿撸阿奇有點強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太太太太!阿奇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