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撸

QQ号:577447672

[杰埼]可爱·可恶

辣子鸡花美男:

存档


官方cd梗










:( :)


和经常接到特殊任务外出的杰诺斯不同,埼玉的生活规律的不得了。 


在家的时候不是看漫画就是看电视消磨时光,外出的时候不是在巡逻就是在巡逻顺便买菜抢特价的路上。他这个人,平时不抽烟,有时喝点小酒,也就饭后就着盐水毛豆喝一两罐冰啤酒的程度,更别提泡吧逛夜店或去趴踢疯一整晚,那些是个年轻人总会在体内躁动的疯狂因子,在他身上,似乎打从出厂时就没被配置过。


即使有时候偶尔也会像个中二病一样,产生“想寻求刺激”这种想法,但总的来说,埼玉一点也不讨厌这样一成不变的生活。即使杰诺斯的到来也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就像过去的第一个二十五年一样,似乎会稳稳当当接着进入第二个,第三个。说起杰诺斯,这个当初说着要拜师,就直接带着行李和掷地有声的一沓钞票上门,态度强硬的年轻人,在埼玉心里究竟是怎样的定位呢。弟子?可明显他自己没尽到为人师的义务;朋友?相差六岁的两人,平时能称得上是共同话题的也就是工作(英雄活动),或家里需不需要买厕纸,晚上买什么食材这些生活上的事。那究竟是什么呢。


同吃同住的同居人。


最后他是这样定义的。


之前也说过,埼玉的生活规律的不得了,只要肯把注意放在他身上几天,写作孩子读作熊的学龄前小朋友都能掌握他的动向。


好歹也是属于别人的,说不定还装着少女的心意这种比放进口袋的耳机线还复杂纠结的东西,即使是埼玉也尽可能放轻了指尖力道,捏蝉翼似的捏那薄薄一封信,另一手则将采购的东西提了个满满当当。给别人递情书这种事上学期间倒是真没体验过,虽然这封不是情书,收信人也想当然不会脸红心跳地收下,两人更不是会以这事挪揄对方的关系,可再怎么说,年轻人仅一秒间天翻地覆般的态度转变还是让埼玉有些意外。更别说刚刚他还确实咂舌了,用那张“撕漫男”的脸(撕漫男:指撕破漫画走出来的美男子、帅得像漫画主角的男人),厌恶的感情溢于言表,在那张“钢铁般面无表情的盐脸”上(盐:相对于形容可爱的甜,多指霸气)。


这孩子表情不是丰富的很吗,如果是ov游戏角色的话可能氪金五位数都集不齐的程度了。


知道这些网络用语都是刚刚上网逛了站子的功劳,一开始只是出于好奇,点开看到会员数的数字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接着就更好奇了,粉丝,或者说女孩子们到底是怎样看杰诺斯的,于是边检索不懂的词汇边翻起贴子。其实还挺有趣。改造人王子不会吃红薯?会吃哦,两个人分一个和冰牛奶一起吃得可开心了;改造人王子身现北海道买了五箱帝王蟹?好有钱啊这家伙……啊不对,难道说之前吃火锅时……因为很多事自己也有参与,就跟同一个故事从不同视角回顾般,看得过于乐在其中,以至于本人进门的声音,他都险些没察觉到,手忙脚乱关了电脑更是差点脱口一句“王子你回来啦”,连忙把信递过去装作无事发生过。


“这个是……?”


一种十分……奇妙的神情便出现在年轻人脸上,是那种,像初次见到毛茸茸的新生命睁眼般,让埼玉禁不住感叹“到底是年轻人”的表情。


可等埼玉进一步说明后,那年轻人的态度又让埼玉想“谁说是王子这明明是魔鬼”“粉丝信你还指望里面写着武林绝学吗”等素质吐槽十几连。随口将心中所想抱怨出来,没想到,又把矛头引到了自己头上。字面意义上的引到自己头上。最终埼玉的豪言壮语“绝对要收到比你的还要多的粉丝信”,成了这算不上是吵架的吵架结尾,又开启了一场闹剧的篇章。


简直莫名其妙。




:) :(


“这事是你不对。”


男人云淡风轻地抛出这句,就像回答太阳东升西落这样的问题一样,两根食指却当仁不让,使出五百连打炫技,荧屏上的性感兔女郎形象立即将猛男魔鬼按在地上摩擦摩擦,操作过快,以至于两个角色的语音都如卡壳般无限鬼畜。


“什么啊这……是人能打出来的吗……这个连踢……”


埼玉双手离开了手柄,但这并不代表他服输了。只要他认真打,分数随时都可以追回来。


“你说说,怎么就是我不对了?”


“嗯……就是……”就好像刚刚那么迅速作出回答的不是本人一样,地上(心跳声)最强的男人迟疑了,直到心跳声逐渐增强,加入到角色卡壳鬼畜的声音之中。


“说要改变形象的是你吧?”


“是我。”


“说要比杰诺斯氏收到更多粉丝信的也是你吧?”


“……是我没错。”


“噔噔,噔,噔噔噔”


答案似乎就和屏幕上的“win”和“lose”一样显而易见,令他无言以对。


即使这样,埼玉还是有话说。


不是事到如今他还想撤回前言,说了要改变形象,也肯定是改变穿衣打扮这样的外在条件。可说实在的,在埼玉前二十五年的人生中,做人所需的东西,判断人的标准里,从未有过“外在”这一指标的存在,也因此,靠外表赢得他人好感,于他来说本是十分不可思议的。


因这一个赌,他的个人的小小价值观,一时间天翻地覆,找不着方向。可不管是学习什么,都得从模仿开始。


埼玉也这么做了。况且他身边恰好就有一个学习对象。


“然后你就模仿杰诺斯氏去了?”


“先听我说完。”


king面色凝重地打断他,埼玉面色凝重地回答道。


杰诺斯的衣物,样式看起来都很普通,不是什么奢侈品,鞋子也就是匡咸这种年轻人喜欢穿的球鞋之类,所以他得出了初步结论。


“我跟杰诺斯,在穿衣上,大概没什么不同。”


嗯,埼玉氏,你这个结论,大概有哪里不对。


杰诺斯将书架上被打乱的书排好序,换季不用了的东西收起来,接着给两人沏好茶,在那仿佛永远也写不完的本子上记录着什么。按他自己的说法是“修行”的一种,埼玉便由他去了,可今天,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目光总朝他这边飘。


“老师?”


“嗯?”


“我做了什么让您不高兴的事吗?”


“为什么会这样觉得啊。”


“您的样子,好像在戒备我似的。”


埼玉反应过来是现在这个姿势的锅,蹲在墙角,只有眼睛从漫画上沿露出来,好像的确看着偷偷摸摸,不太雅观。观察人也得光明正大的。想到这,他便放下漫画,曲起的膝盖向两边分开,盘起腿,正面朝向了杰诺斯,说明了意图。


“所以你不用在意我,做你的事就好。”


“……那怎么行。”


没想到年轻人放下手里的笔,直接走过来坐下,两人成了面对面的姿势。


“……所以你们就这样面对面,看了一天?”


“是五小时又三十七分钟。”


埼玉想起了那天被金发支配的恐惧。


“总觉得先移开目光的就输了……”


“唉,加油吧……”


king拍了拍埼玉颤抖的肩膀,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




:( :(


 自与杰诺斯作赌以来已过去六七天,进展却差强人意。


这也难怪,在网上进行「男士如何提升自身形象」的相关搜索,当看到“男士想改变自身形象第一步得从发型入手”后,他也只能平静地将网页关上;“一身黑是最安全的颜色”“万不得已时西装是男人的战斗服”——也有看到这种较为靠谱的干货指导,于是改穿西装活动一段时间后,除了在英雄爱好者论坛的外号从“光头披风侠”变成了“光头上班族”外,也并未引起什么改观。


第八天,晴空万里,云朵阶梯般层层堆叠。世上共有九种类型的云层,传闻在那最高的云层之上的便是天堂,可无论这世界是否存在,只要一个跳跃,埼玉就能去任何地方。他盯着这似乎会有天使走下的阶梯,只心心念念那黑色小飞机能拨开重云来z市,却没想到前几天假招安实找茬,吃了闭门羹反倒越挫越勇天天来访的女英雄,再次找上门来。


吹雪在组里当组长带小弟的日子过惯了,习惯对人呼来喝去的,可以说是本来就不擅长和异性相处的埼玉,最合不来的那种类型。然而今天她的提议听起来十分诱人,十分让人心动,更重要的是,再不阻止她和杰诺斯其中一个的话就有人要用超能力或高科技拆房子了。


“我觉得说你是直男眼光,都得跟全宇宙的直男们道歉。”


工作日,少了人流量主力军——学生们的商店街,人就几乎少了一半,只有三三两两来吃午餐的上班族,和与地标性建筑,店招牌上方挥动蟹钳的巨蟹合影的外国游客。时隔已久来逛街,埼玉抬脚就想往平日去的店走,只远远在门口张望了一眼,吹雪就严肃认真地伸手“No, thank you”。


“我觉得挺好啊。”


毕竟这家店经常打折,内裤三条只要899円,对于实用主义如他来说再理想不过。


“想不想变帅,想不想变强,想不想打败暴躁改造人登上英雄池面榜?”


埼玉心说我已经够强,杰诺斯才不暴躁,但变帅的确迫在眉睫,才不情不愿说了句“想”。接着无比惋惜地回头看一眼“899”,跟在吹雪后边,走进一家曲径通幽的店。


说是曲径通幽真的不为过,要不是吹雪带路,埼玉都没发现这个小门里的别有洞天。石径落在铺满细沙的地面上,左手边点着几抹青竹的绿,映着逐渐能看见的磨砂玻璃窗下透出的暖色室内光,到处都透露着让他很想拔腿跑路的“很贵”气息。


“我说,吹雪,你确定这里是5000円搞定一身的店?不会是要搞定我的一生吧?”


“你就放心吧,”吹雪推开木门,“肯定不止5000円,但为了让你进组这点投资我还是拿得出手的。”当然后半句她没说出口。


店里放着蓝调爵士,萦绕着似有似无的木质冷香,和它整体的风格一样,宁静舒适。衣服的面料摸着就很舒服,且剪裁得当,同样是西服裤,穿着也不会显得过于沉闷,贵就贵在设计者在用料和设计上所花的心思上。吹雪将埼玉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埼玉身高不算太高,上身比略长,平时穿的衣服不是腰线太低,就是样式松垮,再加上他有些驼背,更让人过目即忘。虽然现在年轻人间也流行宽松随性的风格,但既然要人耳目一新,就得更精神些。思索至此,她便有了主意,从外套内搭到长裤皮鞋挑了整套塞给他,然后坐到等候的沙发上看起桌上杂志,不由分说的样子。


埼玉则知晓在衣服品味上自己几斤几两,不再有什么疑问,转身进了更衣室。


他进去没多久,沉重的脚步声就在门口响起,是新客人来了。店员连忙迎上去,鞠完躬起身,正好对上来人的目光,小姑娘没忍住,捂着嘴惊呼出声。吹雪闻声抬头,见到是谁后,就一点也不惊讶了。


“那边的那个谁,老师呢?”


这对师徒在从不用敬语这点上简直一模一样,开口即令人失去十分之十一交谈欲望。


“你说哪位?”


“在我还好好说话的时候——埼玉老师呢。”


“哦你说埼玉啊……不清楚。”


可无论面对的是多么暴躁,一言不合就要轰人上西天的钢铁势力,吹雪也无所畏惧,因为她势必拉拢埼玉的行动和内心没有一丝阴霾。


“既然这样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眼看着精心布置的店面危在旦夕,换好衣服的埼玉打开门,见到眼前飞沙走石的场面差点以为打开了随意门穿越回一小时前的自己家。


“杰诺斯,什么都不要动!”


“老师?!”


两人都是条件反射地说出这么句,在看到对方之后又没了后文。


短夹克一般给人帅气但不好接触的印象,但姜黄色柔和了男性的棱角,再加上里边的浅色半高领,针织物平衡了这份坚硬,使整体看起来没有了攻击性。埼玉是穿衣显瘦的类型,也不会像有些男性过瘦显得单薄,撑不起衣服,上短下长的搭配提高腰线,整体看起来恰到好处。长裤太长会显臃肿,太短则打破比例,这条正好收边到脚踝上几厘米的位置,露出光洁的脚踝,干练又柔和。


两人相对无言的景象记得去某个英雄服设计大赛时也有过。埼玉表面还得强作镇定。


“怎么样?”


他扭头去问选了这套衣服的人,那人心里想,看你徒弟的反应不就知道了吗。




:) :)


之后接连又试了几套,全程吹雪指点江山,杰诺斯一反常态,一言不发任吹雪指点江山,时而拿出笔记本奋笔疾书,时而在埼玉从试衣间出来时报以热烈掌声,幸亏再没其他客人来,否则吹雪当场就要装作不认识这对师徒。


等要做决定的时候,店员小姐已经把几个质硬且厚,黑底白标的纸袋准备好,毕恭毕敬递给埼玉。


“抱歉老师。我觉得这套实在是非常适合您,就擅自替您买了。”


“您不会怪我吧?”


这连串下来真是让吹雪都不禁想夸句滴水不漏,深谙世故,又不禁大胆猜测杰诺斯是不是将毕生的语言功力都用在了这两句上。


果然,埼玉也在迟疑了一下后点头道谢,“那下次我请你。”


直将近商店街营业时间结束,三人才从店里出来,都因各自的原因,心满意足,而这件好事成了某英雄日报娱乐版头条后,就不是那么令人开心了。


“魔o改造人与B级英雄私会商店街”,好端端一张三人照,眼睛被打上马赛克后就有了那么股欲盖弥彰的味道,本来子虚乌有的事,在撰稿人有意为之的引导下也显得颇为真实。


“为什么我全身都被马赛克了啊!”


同样是受害者,埼玉的情况似乎最让人笑不出来。


好在另外两人拥有的一众粉丝中,带脑子的占大多数,虽然也有少男少女心碎脱粉,但似乎这次真理掌握在了多数人手里。要问原因,自然是无论照片再怎么蓄意卡角度,肢体里蕴藏的感情是骗不了人的,更有考据党一定程度还原了原相片,被惨遭“全马”的男性身穿的衣服牌子和魔鬼改造人手里拿的袋子品牌一致,正是新晋青年设计师一手打造的轻奢品牌,在年轻人中备受热议。不管怎么说,两个男性并排走在前边,女性则隔了一步走在后边,连肢体接触都没有的“绯闻照”实在是站不住脚,一天内,这条新闻在网站讨论中瞬居榜首,接着秒速被辟谣,并彻底石沉站底。最重要的是,在魔鬼改造人后援会里有个约定成俗的说法:魔鬼改造人的眼里,只有他老师。


闹了这么一出,在埼玉差不多都要认定自己收不到粉丝信,输掉那个赌的时候,杰诺斯回来了。


今天轮到杰诺斯做饭,他早已不会像一开始那样,控制不好力道倒整罐盐进味噌汤,嫌炉火太慢直接自己动手结果烧了厨房,这都是托了博士开发的家用胳膊的福啊!今天我们家的厨房也在博士科技的庇佑下健存着,赞美博士,赞美科技!追忆往事,埼玉感慨滴滴涌上心头。


杰诺斯带回了螃蟹,也带回了个信封。


“什么,都说了不用交房租给我啦。”


“不是……这是给您的粉丝信。”


“粉丝信?”


埼玉心跳停了一拍,接着直接进入c乐章,令他头晕目眩。


等杰诺斯进了厨房,他才靠着厨房的墙蹲坐下,小心翼翼将信封底端撕开。


「埼玉先生,您好」


内容竟然不是脏话,恐吓,或说他作弊,看来真的是粉丝信。不知怎么,认识到这是如假包换的粉丝信后,埼玉反而更加忐忑不安,两手把信展开,手肘放在膝盖上,又接着往下看去。


「这是封祈求原谅的信。首先,请原谅我的冒昧。其实我想写给您写这封信已久,无奈想说的话太多,文字能表达的太少,再加上写的内容似乎总抓不住重点,不知所云,于是不了了之」


「也许您已不记得那时的场景,毕竟我只是有幸能被您救赎的芸芸之一,但自从那天起,您的身影便一直在我脑海里,成为我的明灯」


粉丝信都这么夸张吗?!埼玉看着都不好意思到坐立不安了,真不知道写的人是以怎样的觉悟写的。「也请原谅群众的无知,他们平凡到感受不到死亡,在无知中面临危险,又在无知中被您拯救,甚至无知到不仅不追捧,甚至苛责起救世主。我想愚昧也是另一原因,需要您原谅」


救世主都出来了……在说什么啊这家伙。埼玉忍不住把脸抵上胳膊降温,这种羞耻感真的谁读谁知道。


「最后请原谅我的不成熟和无礼。两周前,因为我的不成熟,以及私心,让我没能做出恰当的反应;因为我的无礼,甚至刺痛了您的自尊心,请允许我道歉」


……嗯?私心?刺痛我的自尊心?瞄到这行字,完整的埼玉又从臂弯里出来。


「即使埼玉老师不去改变外在,在我心里,老师也是十分有魅力的男性。我从未见过像老师这么优秀的人」


……唉?


「以后我也会为成为足以待在老师身边的男人而努力。请老师多多指教」


没有署名,也不需要署名,这封看第二眼还是觉得羞耻的信,想想是出自身后还在“咚咚”切白菜的人之手,让埼玉恍然大悟的同时也更觉不可置信。


你跟人宣言要改变形象,收到比对方更多的粉丝信,结果从每日(代收信的人)收信到手软,要跟他比试的那人本人手里收到了,这叫什么事啊。


不过当初一时兴起就要挑战杰诺斯,就算赢了他,又能怎样呢。


理不通顺,想不明白。


这两个问题埼玉一直想到吃饭,端着碗吃了一半突然放下,郑重宣布结束这个赌,不比了。


“您接受我的道歉了?”


杰诺斯的声音听起来也是高兴的。为什么说是听起来,埼玉暂时没脸和他对视。


“毕竟,已经收到这个了。”


他扬扬手旁的纸,还是没有抬头看,但不看也知道,对方脸上的表情,大抵是和他如出一辙的。



——


不知道有人注意到吗,分节用的表情代表了可爱可恶两种感情XDD





评论

热度(100)

  1. 阿撸辣子鸡花美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