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撸

QQ号:577447672

【授翻/杰埼杰无差】Everything

RumBlizzard:

标题:Everything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995267


原作者:restlessandoutoffocus


译者:荼苓


授权:




 


简介:杰诺斯犹豫着,在舌尖抉择着一句不那么尖锐的措辞。


“您曾经…爱上过谁吗,老师?”


 


作者的话:我到现在为止都在Tumblr上不断看到情人节相关的图,所以就很想要发一下这篇文章。(要是不发这些我写了很久的文章的话我真的会很后悔的——包括用几个小时来编辑这个网站上的信息)虽然我写的很粗糙,但乐意的话请一定要给我留言哦!:3


 


正文:


 


有一打的箱子堆在门前等待着被拆包。其中一些上面甚至印着火漆和邮票,在反射出的金光中闪闪发亮。琦玉的脸几乎要和他被笑声呛住的神态融为一体,充满期待的看着他身边弟子的反应。


 


“嗨,嗨,看看这个…!”


 


他拿起一张用贴画封口的情人节卡片,充满热情地给弟子在面前拆开。


 


“‘噢机器人王子,我是您的头号粉丝。我想要您的一切。拜托了,拜托了,请当我的男朋友吧!我求求你!’”


 


他看上去就像是要吐在地板上一样。


 


“...这可太好笑了!这是什-?啊!


 


杰诺斯冷静的捡起一张卡片在旁边落座,从成山的粉丝邮件中挑取了落在顶端的那封。


 


“...请不要对这些邮件太认真。我不准备回复其中任何一个。我以为您知道的,老师。”


 


他咳嗽了几声,“呃…她们只是觉得,如果让‘魔鬼改造人’做她们的保镖兼男朋友会很酷而已。那不是爱情。我所知道的…”


 


琦玉笨手笨脚地拆着心形的贴纸,轻声叹气。杰诺斯看着他老师的手指过分好奇地折过那张纸的一半,搭在上面就仿佛一对翅膀。


 


“她们对于爱情的宣言的确是在提出最正式的请求。并且那些在情人节做出的邀约更多都只是掺杂着随处可得的对浪漫的渴求,这就是说——”


 


“——好啦,我知道了。”


 


杰诺斯安静下来检查着一个被巧克力塞满的纸箱。他认出了上面写的品牌,知道那或许吃起来不会完全一样。这是最中规中矩的情人节礼物了,并且是他最喜欢的:一个豪华的机器泰迪熊,带着两只机器手臂。(他得给这个隐喻的方法鼓鼓掌)


 


现在琦玉可有一整箱天蓝色的纸质心形蝴蝶了。他打着哈欠,在嘬茶的同时扫视他的战利品。杰诺斯迅速地提供了一片蝴蝶(尽管那里已经有一整箱了),而琦玉给予了他一个比世界上任何巧克力都要更加甜蜜的微笑。


 


那真的很让人分神。他甚至都没办法让自己的想法变成语言,直到过去了很久。


 


“有些时候只是…当爱上谁的时候,会觉得和他在一起就像是在家一样。”他说,放纵他的思维高速奔驰。“...您对他们的出现感到无比舒适。”


 


琦玉看向了别处,手肘撑在桌子上托着下巴。“嗯-嗯,当然了。当然。”


 


杰诺斯犹豫着,在舌尖抉择着一句不那么尖锐的措辞。


“您曾经…爱上过谁吗,老师?”


 


琦玉被问了个措手不及,视线到处飘动起来。


“...呃。对我来说保持朋友关系就已经很难了,杰诺斯。我不是…我不是非常擅长这种关系。”


 


改造人释放出了尖锐的紧张。


他试图继续发问,“...有什么能让您激动吗,老师?您喜欢什么?”


 


琦玉转向他。“这-这是什么问题…?”


“拜托了,请告诉我。”


 


琦玉的眉毛纠缠了一会,眼神在微笑中逐渐放松。


 


“限时大甩卖?特价?你应该了解我了。”


 


“...我是说一个人,老师。一个物理上的特征。”


 


“我不…盯着人看,杰诺斯。”


 


改造人歪了歪脑袋,“什么造就了您?在战斗之前,我是说。”


 


琦玉在这种不屈不挠的提问下缩了缩头,感觉几乎像是他们初见的那样:杰诺斯的起源故事混杂着绿茶的蒸汽。


 


到底为什么事情变成这样了?


 


“我猜…我只是想要普通的智慧和力量而已。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对吧?”他耸耸肩,将一块巧克力扔进嘴中。


 


改造人的手移动着,看上去是想在哪里用永久墨水写点字的样子。那看上去充满诱惑力,但——


 


“——嘿,这些问题是要干什么?他们有点…”他的声音减弱了。


 


杰诺斯结巴了起来,眼神飘忽,“我…我只是…!”


 


我只是想知道您怎样看待我。


 


他的嘴唇微张,像是读书一样读取着他的思考。


 


“嘿,我不仅仅只是看着你,杰诺斯。我能从你的日常中看到决心和热情。我能从你的过去中看到勇气。力量不总意味着物理上的强壮,记住。”


 


杰诺斯点点头,出神地就仿佛琦玉覆盖了他的整颗心脏一般。


“...谎言也是一种强大…然后,啊,你的核心也要算在里面。”他轻笑。


 


它在他的手指敲击下轻轻作响,就像他想要了解的一切似的。这旋律在战斗中改变了他。


 


他清楚的记得那些事情——在改造人出色的速度和韧性之上——尘土掩盖了他的视线。杰诺斯是一束烟花,而琦玉则是在空气中像水一般流动的液体。琦玉的每一个动作都那样吸引他,甚至要让他失去平衡。直到杰诺斯无能为力为止,这场战斗一直持续下去,对一个人展示毫不留情的样子,那很,呃,有趣


 


但这次两人可不在战场上针锋相对。


 


 


所以为什么他的心脏现在跳动的如此之快?


 


 


“...我曾经怀疑我的心脏还为了什么而跳动。然后你就出现了,然后——”


 


在停顿的那一刻他盯着白炽灯刺眼的灯光,水彩般鲜红的色彩扑上他的鼻子。


 


他呼吸着,“...。”


“老师…?”


 


他几乎是迅速的放弃了,躲到了由纸片构成的小山之后——那些看上去像是由心碎和孤独的灵魂组成的诗歌一样的词句。对着那副场景做了个鬼脸,琦玉只想爬回一切开始之前,在黑暗的洞穴中彷徨。


 


但他拒绝回去。他想要说这一切都变得明亮了,因为杰诺斯。


 


但现在他不能承认。这个年轻人在摧毁了疯狂机器人之后会去哪里?当然,杰诺斯会创造一个崭新的、属于他的生活,远离这所有的一切。


 


远离琦玉


 


 


他强压着怒火,“...你知道,你真的应该考虑一下和你的粉丝出去约会。是的。说不定她们会教你一些有关爱情的事情,因为我真的不能——”


 


电闪雷鸣之间琦玉迅速的将嘴巴藏在了指关节之后,被他自身忽然迸发的苦涩所震惊。


 


“等——等等,我不是说——”


“——我怎么能在爱着你的时候那样做?”杰诺斯呢喃着,眼睛紧闭以防止眼泪夺眶而出。


 


琦玉深吸一口气。


“...什么?”


 


 


机械手指发出咯嗒的响声,藏在杰诺斯先前收起的情人节礼物之下,读-读着其中的每一字直到他微笑着在枕头中睡去。


 


这就是他坦白的那一日了,就算那依然十分愚蠢,甚至还只是单向的恋情。杰诺斯只是没法保持在隐忍中漂浮不定的时光——他想要知道他有没有机会。但更重要的,他想要埼玉去享受爱情,认真的。埼玉是所有人之中最值得拥有爱情的人。


 


一些真实的事。


 


 


我曾不止一次请求你教导我何为爱情,老师。


但从我们度过的时光中,我发觉了某些属于我自己的事情。


那几乎让在你身边的我过载。


那只能是。


 


 


埼玉再次尝试了一遍,“…杰诺斯。你刚才说什么?”


 


改造人深呼吸着,伸出手坦白。


“老师!拜托您收下这个!”


 


对方紧张地微笑着,“…一封…情书?来自谁,无名骑士?哈。”


杰诺斯在哽咽中无声着,“不-不,老-老师,您很熟悉这个人。”


“我不知道任何人,杰诺斯。你在说什么?”


“埼玉-老师,收下我的…!”


 


他无视了正在桌子上不断生长的尴尬,递出他的信封就像是一封录取书一样。像是在发呆一般,埼玉在接过之前停顿了一秒钟。自从开始读那封情书,他的呼吸就像是在熟悉中艰辛的悬崖,临近文字的——是杰诺斯特殊的签名。再一次,他用羞愧之情遮住了自己的嘴,拒绝望回对方的眼睛。


“嗯-嗯。别…就只是以后不要叫我傻瓜。”他做了个鬼脸。


 


杰诺斯拿着手纸发出擤鼻涕的声音。


“…我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了,老师。”


 


埼玉咬紧了嘴唇,沉重的寂静蔓延在二人之间。他轻声叹息,“你是那么…有魅力…疯狂甚至有点太多了。我认真的。”


 


埼玉终于从信上抬起头,眉毛上扬。


“…你想要知道你有多强?”


“是的。”


 


他思考了一会,对那个答案露出傻笑。


 


“好的。”


 


他抬手呼唤他——杰诺斯好奇地向前探出身——埼玉轻弹了他的前额,手指插入他蓬松的头发当中。


“…足够强了,杰诺斯。”


 


随后他在杰诺斯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


 


-埼玉-老师…?!”


 


杰诺斯在释怀中哭出了更多的眼泪,几乎无法从张开的手掌中说出一句流利的话语。埼玉有些动摇,介于他无法变得更加深情——并且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


“呃,你需要一个拥抱或者——?”


 


就像那样,改造人伸出了双手并且将他锁入一个紧紧的怀抱中,埼玉并不太清楚他要将手放在哪里。在紧密接触的片刻里,手指只能贴在对方身上。当埼玉给予他了一些空间去啜泣时,他的手轻轻搭在对方的背上。


 


他那么温暖。那么抚慰人心。


 


{“当你真正爱上谁的时候,他便会让你感到你从此有家可归…一份来自他们的深刻慰藉。”}


 


词语比以往更加动人。他的手指追随着‘爱’的感觉,像是在画布上弯曲的花体。


 


“嘿,呃,杰诺斯?”埼玉重新找回了自己温柔的嗓音。


“…是?”


“谢谢你从来没有把我当成透明人对待。就像我从来没存在过。在你来之前,我总感觉自己像是个鬼魂。”


 


杰诺斯抱住他的力道更大了,甚至可以随着埼玉的每一次呼吸而波动。


 


“…埼玉,”他最终低语起来。


“嗯?”


“那是你的名字。埼玉。埼玉…”


“…是的?”


“不是‘秃头披风侠’,‘那个男人’,‘那家伙’…那些你被骄傲赐予的名号。”


“没人知道我是谁,杰诺斯。”


 


改造人看了回来,冲他傻笑。


“但知道。”


 


一双温柔的手抚摸过埼玉的下巴和脸颊,半阖的眼睛看上去像是绽放着的虔诚琥珀。


 


“我会把它缩到二十字以内…”


 


杰诺斯的嘴唇巧合地刷过他的皮肤,声音凑近耳朵:


我为你是谁、你的所作所为和你会成为的一切而爱你,埼玉。毋庸置疑。”


(“...I loveyou for who you are, what you do, and all you will ever be, Saitama. This isabsolute.”


 


正好二十个字。


 


但埼玉并没有买他的帐。那听起来就像某些政客的言论,会在无声无息之间变化。他并不天真。


 


“…你确定吗,杰诺斯?”


 毕竟生活从无保障。


“我百分百的肯定,埼玉。”


“嗯?”


但埼玉在内心中知道杰诺斯的含义。


只是他不愿接受。


杰诺斯点点头,“为了你,我会舍弃我的一切。一切。”


 


 


改造人收回手,像是被麻醉了,和对方只有几英寸的距离。真正的杰诺斯正在急切渴望着碰触,可他又那样害怕越过那条底线。


但那条线究竟画在哪里?


它究竟存在吗?


 


 


“…你可以亲我,你知道的。”


 


改造人倒吸一口气,近乎尴尬地看着那双闪烁的眼睛在信任中闭上了。埼玉仿佛诱惑一般睁开了其中一只眼睛。


 


“变心了?没事的——”


杰诺斯擒住了他的嘴唇。一开始,亲吻疏远而缓慢,只是坚实的按压——直到埼玉咯咯笑着将他的触碰距之门外。


 


他道了歉,重新闭上眼睛,“…再来一次…”


杰诺斯有些恼怒地重新亲上。这次要更加富有激情,但或许仍然有那么一丁点笨拙。埼玉的手指再一次插入他的头发中,逐渐消耗尽双方的笑声。心脏在杰诺斯的胸腔中剧烈跳动着带起的回声就仿佛太鼓一般。


 


“我爱你。”


 


埼玉在他的耳中吐出与他同等的爱意,只是更加温柔,“是,我知道。”


 


每件事都那样简单。


每天清洗的手套。


在新闻声中裁剪的优惠卷。


在书架边捡起被灰尘和折角填满的漫画。


杰诺斯并不认为那使他的生活更加麻烦。


 


 


他让埼玉想起这里总有值得为之奋斗的光芒。


 


 


“所以,你会做我的恋人吗?”他轻哼。


杰诺斯毫不犹豫地:“当然!”


 


 


有一打的箱子堆在门前等待着被拆包。其中一些上面甚至印着火漆和邮票,在反射出的金光中闪闪发亮。杰诺斯开始像绑杂货一样把所有东西扔出去——多到足够让埼玉开始疑惑的数量。


“等——等等,你在干啥?”


“…我在把他们扔出去。为什么我还要在这上面浪费时间,既然我已经能和你在一起?”


 


埼玉看上去有一半在同意。


“…嗯。不知道,呃,这应该可以,把这些东西换成别的,”他耸耸肩。“人们有不同的爱法。”


 


杰诺斯神圣地点点头,于是埼玉将注意力转回了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情人节。(尽管之前也有几个,但他们都在刹那之间被改造人烤糊了,所以不能算数)


小小的漫画上画着他们握着手微笑的神情,他正在思考,一个人的心脏究竟能真正承受并且控制——多少额外空间供情感去绽放。埼玉微笑着,劝他将手掌放进他的手中,十指交握。


 


 


“…但和你在一起永远是我最爱的那个方法。”


 


 


~


 


“我们…把这些扔在这出去吃饭吧。我说过我想弥补一下的。乌冬怎么样?或许会有情人节特别款的!”


 


伴随着一个笑容,杰诺斯将埼玉的手放在他的核心上。


那正在以他能够理解的频率振动。


 


 


那就是一切。


 


 


-End.


 



评论

热度(48)

  1. 阿撸RumBlizzar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