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撸

资不资瓷啊

【拉二闪】记一个Alpha和omega的故事

番糖的糖:

※abo文
※欢乐向
※ooc
1
       吉尔伽美什是个omega,与一般omega不同的是,他是生理上的omega,风格做派的Alpha。并多年贯彻着“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这一真理。在一般人眼里,omega就应该依附于Alpha之下,在家循环“洗衣,做饭,生孩子”这三件事。但他吉尔伽美什怎么可能甘愿依附于Alpha之下。有一句话说的好:上帝关上你的一扇门后会留有一扇窗。吉尔伽美什是位幸运儿,从哇哇坠地的那一刻起,黄金律就像诅咒般伴随着他。也正应为这金钱运,使他有足够的能力购买抑制剂掩盖信息素,从而能和他的室友奥兹曼蒂亚斯一起平安无事的生活至今。没错,奥兹曼蒂亚斯是个Alpha。


2
        英灵殿中学坐落于冬木的中心位置,是占地面积最大,生源最广的高等学府。标准的两人间宿舍令无数菁菁学子为之向往。在这里,重度中二患者吉尔伽美什结识了另一位重度中二患者奥兹曼蒂亚斯。两人惺惺相惜,意气相投,关系好到同床共枕也不反感的地步。可惜,奥兹曼蒂亚斯是个Alpha。


3
       宿舍的分配是根据性别来选定的。为了保证娇贵的omega安全,学校专门建立起一栋宿舍,防止意外发生。而天不怕地不怕的吉尔伽美什靠着抑制剂伪装成beta骗过了登记的医生,入住普通宿舍。但没过几天吉尔伽美什就有点后悔,和他同一宿舍的奥兹曼蒂亚斯每次运动回来所散发出的信息素总扰着他心烦意乱,头痛不已。啧,为什么奥兹曼蒂亚斯是Alpha。


4
     在奥兹曼蒂亚斯生气或者进行比斗的时候,他的信息素就变得像炙阳所带给人的压迫感一样极具攻击性。以至于他坚定地认为这是太阳给他的加护,并因此号称为“太阳王”。吉尔伽美什对此嗤之以鼻,认为这一看就是重度中二患者才有的想法,从此称其为“太阳的”。当奥兹曼蒂亚斯听到这一爱称时,很是感动。并给吉尔伽美什取了一个同样的称呼“黄金的”来表达喜悦。之所以取这一称呼,并不是因为吉尔伽美什的信息素是黄金味的,而是应为吉尔伽美什那诅咒般的黄金律。说起来惭愧,他奥兹曼蒂亚斯到现在也没闻到同宿人的信息素。吉尔伽美什对这一称呼很是满意。


5
   近日,住在奥兹曼蒂亚斯和吉尔伽美什隔壁的库丘林表示,自己时常能听见一些古怪笑声,其中还参杂着黄金,太阳等等字词。他有些害怕。


6
     即吉尔伽美什之后,还有一人的性别奥兹曼蒂亚斯到现在都没看出。那就是吉尔伽美什的青梅竹马恩奇度,Alpha,omega,beta的信息素在其身上并存,确切的讲,是轮番交替的出现。有传言说,这是一位可以七天六夜也一点事没有的可怕家伙。奥兹曼蒂亚斯不喜欢恩奇都,因为这个家伙总在自己和吉尔伽美什进行深入交流时出现,并将其带走。恩,别想歪,就是一起打游戏的时候。奥兹曼蒂亚斯表示,总有一天,他要将这个该放进大神殿里感受法老光辉的家伙,感受感受太阳王的愤怒。


7
   这几天,吉尔伽美什发现他的那位室友有些奇怪,时常对他嘘寒问暖,打饭带水如同家常便饭,极尽狗腿。吉尔伽美什怀疑其要不是有求于己就是有把柄落在自己手里。但他想了一天都没有想出是什么把柄,且这状况一直持续至今也没见他开口。 恩,果然还是脑子坏掉了。


8
       奥兹曼蒂亚斯认为自己爱上了一位beta,且已经达到了少看一眼心会慌,他人多碰一下会嫉妒的程度。
      事情发生在七夕节的早上,奥兹曼蒂亚斯同自己的妹妹尼托去食堂吃早点。在七夕这个虐狗大日上,情侣们自然不会放过任何可以给单身狗造成成吨伤害的方法。于是当奥兹曼蒂亚斯踏入食堂后, 就看到Alpha的阿周那圈着omega的迦尔纳 的腰,beta的齐格飞红着脸咬下Alpha的黑贞递来的油圈,omega的梅林给beta的藤丸立香讲着王的故事,Alpha的的爱德蒙看着Alpha的咕哒子笑哈哈。妈的,Alpha和Alpha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奥兹曼蒂亚斯想,如果自己有大电球,一定给这里来上几下净化净化空气。
       等妹妹买好早点,奥兹曼蒂亚斯找到一个远离世俗的位置坐定后,就看到同宿的那位也来了,并在转过身后冲自己笑了笑,清晨柔和的光线打在对方好看的面颊上,将平时锐利的红眸削弱了几分,煞是好看。恩……心跳的有点快。

9
       吉尔伽美什最近很是憔悴,omega的发情期折磨的他整夜整夜的睡不好。常年使用抑制剂导致发情程度一次比一次剧烈,再不想想办法到下一次的发情期时将再也无法控制。现下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找一个可以共度一生的Alpha,二是将腺体切除永绝后患,但这会大大缩短寿命。一个是他一直想要避免的,一个是要付出昂贵代价的。吉尔伽美什感到头更疼了。


10
      不管吉尔伽美什如何不愿,发情期还是如期到来了。体内的那团火越烧越旺,不管他再怎么用冰水泻火,那种想被Alpha占有的欲望依旧越来越强。俗话说的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吉尔伽美什控制不住信息素的时候,奥兹曼蒂亚斯跑步回来了。吉尔伽美什当场就想用泥土板拍晕他,可惜腿软到连站都很困难。被Alpha的信息素刺激到,吉尔伽美什再也控制不住,如红酒般醇香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开。
       刚进来的奥兹曼蒂亚斯有些蒙,房子里香甜的信息素明确的告诉他这里有个omega需要标记。出于Alpha的本能,奥兹开始找气味的来源,当在浴室里发现因痛苦而蜷成一团的吉尔伽美什的时候,他感觉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迅速填满,而接下来吉尔伽美什说的一句话让他更是觉的在做梦,他竟让自己标记他!虽然应为欲望而导致说话断断续续,但那坚定的语气并不是浑噩之言。
       在进入的前一秒,奥兹曼蒂亚斯仍然觉得自己在做梦。


11
     住在隔壁的库丘林一晚上都没睡好,那若隐若无的omega气息和断断续续的呻吟声让他开始怀疑人生。而在第二天早上看到奥兹曼蒂亚斯向老师请假的时候更是强烈:靠,老子要换宿舍,立马换!


————完————

评论

热度(262)

  1. 阿撸番糖的糖 转载了此文字